雲門官方網站

2001年的「行草」是林懷民以書法美學入舞的初探。2003年「行草 貳」,2005年「狂草」陸續問世,合稱「行草三部曲」。2012年,林懷民將「行草 貳」重新命名為「松煙」。

中國古代用天然礦材石墨書寫。漢代焚燒松木,取其煙粒,製作出松煙墨。曹子建的詩句「墨出青松煙」,使人想起墨的前生今世。松煙墨烏黑無光,入水易化,因此可以有多層次的表現,光在濃、淡,乃至透明的墨跡間流轉,恍若呼吸。

「行草」以書法投影為景,舞者玄衣舞動,氣勢莊嚴凝重。「松煙」走上輕淡寫意的路子,動作計較由重到輕到飄逸的勁道。呼應「墨分五色」的法則,舞台佈景也講究層次。舞台後緣投影幕浮現瓷器釉面紋理的特寫,或纖白脆弱,或釉粒斑斕,淡入淡出,安靜地化為舞台上的空氣。白色的地板托出男舞者的巨幅黑裙,強烈的白光映照女舞者晃蕩的白褲,黑與白的對話,虛與實的消長,漫漶為「松煙」寫意的風景。

約翰‧凱吉的音樂貫穿整齣舞作。作爲二十世紀最重要的前衛音樂家,凱吉的作品實驗性極強,觀念的實踐勝於對悅耳的服務。但,凱吉精研東方哲學。禪宗,易經深遠地影響了他的生活和創作。林懷民為「松煙」精選凱吉東方色彩的樂曲,彷彿呼喚著風雨,流水,空曠的原野,無人的古刹,所有的樂曲都飽含不絕如縷的「氣」,彷彿時光的流動。

1990年代以後,傳統肢體訓練是雲門舞者身心的主要養分。「松煙」的舞蹈動作,融合了緩慢深沉的呼吸吐納,以及疾速舞動的踢打奔躍,更在剛強陰柔之間取得了均衡。舞者的演出不只是精準優美的表現,更是一種精神的修鍊。變化萬千的舞姿隨著吐納延展收縮,舞台彷彿成為一個磁場,牽引了觀眾的呼吸。

2005年,「松煙」在日內瓦錄影,全球發行。2009年,在台北國家戲劇院以HD重新錄製藍光發行

訂閱電子報
訂閱 >
取消 >
˄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