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門官方網站

白水

一張立霧溪的照片引發林懷民編作出這齣視覺效果強悍的舞蹈組曲。

幕起,一名穿著白色及膝長裙的女子走向巨幅的彩色河流影像。艾瑞克‧薩提的鋼琴曲如水,舞者起舞,圖像色彩逐漸轉黯,沈為黑白,深遽的漆黑中但見白水濤濤。河水變形,水紋婉轉,浪花皓皓。電腦作圖專用的綠色線條浮現,翻轉畫面,切割流水,幾何圖形的塊狀激湍橫向移動,舞者逆著水流列隊緩步,宛如卷軸徐徐開展。

十四段獨舞、雙人舞、四人舞與群舞接連不斷,舞者輕盈揚臂,旋轉,奔馳,騰躍,白衣白裙飄逸迴旋,呼應影像中的水花,映照投射到身上的黑白色塊,走進鋪天蓋地的綠色光網。一個超現實的動感世界,輕巧,美麗,而詭異。

舞者恆常前進又後退,舞句經常倒敘,有如電子影像的forward與rewind。綠色線條拉扯牽引,白水氾濫,復又匯聚成河。列隊的舞者聚合,散開。長裙的女舞者穿梭舞群,把破題的獨舞倒跳一次,在最後一個音符單足靜立,然後緩步後退離台。在幕落之前,那黑白的河流安靜地恢復了彩色的原貌。

動作與音樂暢然和諧,詩意與科技傾軋撞擊,「白水」是一齣愉悅的純舞蹈作品,卻又隱隱呼喚眾人腦海中,那逐漸被數位影像取代的自然風景。

「白水」 / 「微塵」雙舞作經常同場演出,迥然不同的風格造就強烈的戲劇張力。

微塵

熾烈的紅黑背景,舞台灰煙瀰漫。褐衣襤褸,蓬頭垢面的舞者畏縮蹣跚,茫然望天。舞台側光驟然加強,舞者聚集,驚恐顫抖;在蕭斯塔科維契「第八號弦樂四重奏」摧枯拉朽的音樂中四散流竄。

舞者重新聚集,交臂抵抗,卻一再潰敗,一個接一個被煙霧吞噬。愈來愈濃的灰煙中,舞者勉力撐持,那「淒慘的無言的嘴」一開一闔 ,有如出水殘喘的魚。

1945年盟軍地毯轟炸德國文化古都德勒斯登。1960年,目睹德勒斯登的斷垣殘壁,蕭斯塔科維契用三天的時間,譜出他最有名的四重奏。

面對二十一世紀接連不斷的天災人禍,戰爭,癘疾,核災,林懷民編作此舞。節目單中引用「道德經」中的「天地不仁,以萬物為芻狗」作為舞蹈的註腳。舞題「微塵」似乎意味著人類的卑微,脆弱,無助。

「微塵」首演後,林懷民才驚覺:2014年正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百年祭,2015則是二戰終戰七十週年。

2014年首演季,雲門舞集在台北國家戲劇院,以HD錄製了「白水」 / 「微塵」雙舞作。

訂閱電子報
訂閱 >
取消 >
˄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