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門官方網站

1995年以後,太極導引、內家拳成為雲門訓練的主體,靜坐則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。

拳術和書法擁有相同的中國傳統美學的思維。寫字要懸肘鬆腕,身體要鬆;練功時蹲馬步,要鬆胯。兩者都講究運氣,講究虛實,留白。身軀的擰動,寫字的運筆都以曲線為之,欲左還右,作螺旋狀的運作。2000年起,每週一次的書法研習加入雲門舞者的例行功課。

「功夫」有兩個意思:技藝與時間。林懷民總是等待舞者功夫培厚,再根據他們的能力創作。「行草三部曲」就是一個好例子。2001年編「行草」時,林懷民要求舞者步步為營,在每一個動作裡守住肢體和書法的法門。隨著時間和汗水的流逝,2003年的「松煙」(原題「行草 貳」)映照了舞者功力漸增而獲得的自由。2005年的「狂草」則是雲門舞者十年練功的成果。

林懷民鼓勵舞者以氣引體,內運外動,出入肢體和書法的法門,盡情發揮,「筆潤走勢,筆枯守法」。舞蹈的編排呈現出一種自由自在的形式:底藴厚實,表面卻似無章法,無結構,正是「書不限於法,身不拘於形」的體現。

同樣的意念,也發生在舞台佈景的創造。七張長10公尺,寬1.3公尺的巨幅紙屏是「狂草」唯一的舞台裝置。一般的宣紙直懸後,墨走直線,無法曲折。雲門特別委託埔里中日特種製紙廠,研發出滿含雜質,處處障礙,讓墨水步步維艱的紙張。創新的白紙成為墨汁得以抵抗地心引力,跌宕生姿的舞台。

墨汁以質地細緻,膠黏性低,滲透快,不滯筆為上品。為了「狂草」的需求,雲門也委託台灣工業研究院化工所研發出濃稠正黑,顆粒粗,不易滲透,可以滯留在紙上的墨水。

劣墨粗紙。隨著舞蹈的發展,婉蜒流轉的墨跡在直軸般的白紙上靜靜漫渙渲染,以70分鐘成就恢宏的墨色森林。舞者身處其中,伴隨著風聲,濤聲,與藏密號角的聲響,淋漓酣舞,是一場浪漫的大釋放。

2009年,雲門舞集在台北國家戲劇院,以HD錄製了「狂草」的演出,藍光發行。

訂閱電子報
訂閱 >
取消 >
˄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