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門官方網站

舞台的世界的真真假假《紙衣人》三大男高音唱出火藥味

2017-09-13

【文/吳家恆】

馬凱托的模仿之所以引起廣泛共鳴,不僅在於他的維妙維肖,也在於其中分寸拿捏得精準的諷刺。許多被他模仿的對象都還在世,如果諷刺太過,引起當事人不悅,恐怕自己斷了取得音樂授權的路;如果諷刺不到位,觀眾覺得不夠辛辣,也就不會覺得馬凱托的演出精彩了。

在馬凱托模仿的三百多個橋段中,包括了「三大男高音合唱《我的太陽》」。在這個橋段中,只見馬凱托臉上帶著紙畫的落腮鬍和略顯稀落的頭頂,化身帕華洛帝。左右兩邊則是多明哥和卡列拉斯。1990年,三大男高音在印度籍指揮祖賓梅塔指揮樂團之下首次合體,同台演出,地點在羅馬古蹟──建於三世紀的卡拉卡拉浴場(Baths of Caracalla)。

要讓三位各有擅長、各有粉絲的世界級男高音同台演出,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任務。歌劇演出向來是極具競爭性的表演事業,領銜演出的男高音和女高音尤其是如此。所謂「一山不容二虎」,舞台上也只容得下一位首席男高音和一位首席女高音,如果搞得不好,連男高音跟女高音都會鬧翻。韓德爾當年就是為了跟別人打對台,禮聘多位好手助陣,結果為了誰的角色重要,誰討喜,誰的歌曲長,爭吵不休。而且這些名角所費不貲,最後把韓德爾的財務也拖垮。所以這種「名角同台大匯演」的事,向來吃力不討好。

既然如此,三位男高音又怎麼會同意1990年的合體呢?答案是足球。那年世界盃足球賽在羅馬舉行,帕華洛帝是義大利人,三人同台有助於為賽事增光,多明哥則是超級足球愛好者,唱歌之餘,不忘踢球。卡列拉斯則是經歷血癌大難,正在舉行全球復出巡演。就這樣,世界級的賽事大過三位男高音的自我,讓他們懷著崇高的心胸,放下壁壘,攜手同台。這次演出極為成功,以致於有了再度同台的提議,這次帕華洛帝就說:「我們帶上桌的是律師和會計師。」

馬凱托所抓的,就是三位男高音之間既合作又競爭、既同心又嫉妒的微妙心理。在舞台上,三人開懷唱著義大利民謠《我的太陽》。說起來,帕華洛帝不只有主場優勢,在義大利唱義大利民謠,當然是由帕華洛帝領唱。而且,世人公認,三人之中,帕華洛帝的歌唱天賦最高,是祖師爺賞飯吃,高音唱來毫不費力。相較之下,多明哥和卡列拉斯就有點推拉不動。帕華洛帝在一旁看著,雖然面帶微笑,但內心的潛台詞,有可能就是像馬凱托卡通式的表演,帕華洛帝翻白眼,面露不耐,或是拿出絞繩,嘲笑這兩個男高音不如自己。

 從三大男高音同台之前、之後的風波不斷來看,馬凱托的帕華洛帝的內心話,未必不是真的。而在1990年,帕華洛帝帶著另外兩位男高音唱完《我的太陽》,觀眾掌聲如雷,於是把《我的太陽》又唱了一次。真正的原因其實不是因為唱得太好而「安可」,而是因為導播覺得第一遍沒唱好,為了考慮之後的CD與DVD發行,要他們再唱一遍。這也說明了舞台的世界真真假假,有很多層次,很難說得準,有時看似真的,未必為真,而假的有時比真的還真。

三大男高音 1990 年演出實況

《紙衣人》搬演三大男高音

了解更多紙衣人

購票請洽兩廳院售票系統

訂閱電子報
訂閱 >
取消 >
˄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