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門官方網站

鄭宗龍最奇幻的作品

2017-10-13

不同於《十三聲》生猛粗曠的草根味,雲門2藝術總監鄭宗龍2017最新舞作《捕夢》,以纖細敏感,幻異怪誕的美感,讓人眼睛一亮,展現了截然不同的創作功力。十月十三日本週五起,將於淡水雲門劇場展開兩週八場的世界首演。

近年創作力大爆發的鄭宗龍,繼五月為澳洲雪梨舞蹈團編創《大明》,獲澳洲每日電訊(The Daily Telegraph)讚譽為「世界級舞作…值得永久保存」之後,僅僅相隔四個多月,再以驚人的能量推出全新創作。《捕夢》今日(十月十二日)下午舉辦彩排記者會,雲門2舞者身著造型奇幻的舞衣,以全然不同於《十三聲》衝撞街頭的肢體,展現出夢境似真似幻,充滿非邏輯性奇想,有點神經質又美麗迷離的舞蹈。他並當場邀請媒體起身離開座位,走入舞台夢境參與捕夢,並宣布《捕夢》演出最後,也將開放舞台,觀眾可以自己選擇願意走入夢境?甚至拿出手機抓寶般參與「捕夢」!亦或是選擇成為一位冷靜客觀的觀察者?

鄭宗龍形容「夢,是渴望卻得不到的慾望」,這些蟄伏在潛意識最底層的慾望,趁著黑夜睡眠時,掙脫壓抑闖入夢境。以《捕夢》之名,鄭宗龍用這個意念激發出雲門2舞者全新的能量與肢體表達。創作期間他們用大量敞開心扉的談話,深度挖掘彼此,十位舞者,呈現出的已經不是十種動作,而是背後排山倒海的美麗、哀愁,陰暗、殘酷…的生命故事。他正面迎戰這兇猛的撞擊過程,但如潮撲來的複雜思緒,曾讓鄭宗龍有一天忽然從排練室消失,大家遍尋不著。

鄭宗龍說,他在保羅‧科爾賀(Paulo Coelho)著作《我坐在琵卓河畔,哭泣。》中讀到一句話:「夢想意味著是,行動。」這句話帶給他極大的衝擊,也是《捕夢》創作的最初動力。他形容這齣舞作就像一幀幀畫面,十位舞者,十個夢境,各有不同角色,舞者們還會「出框」跑到別人的夢境裡。他很驚訝在「造夢」過程中,舞者都非常「誠實」地說出自己私密的夢境,並願意扒去所有規範式的舞蹈動作,與他一起尋找身體最真誠的表達方式。曾參與過鄭宗龍八齣新舞碼創作過程的雲門2排練指導楊淩凱說:「鄭宗龍從來都不是在做容易的事情,所以他的舞作才這麼好看。」

《捕夢》的音樂和服裝也都扣著夢境的概念。華裔實驗音樂家李帶菓,是鄭宗龍在網路上遇見的年輕怪才,他用三百多封「情書」打動從未謀面,甚至之前不太知道雲門為何的李帶菓,為捕夢提供音樂。李帶菓擅長十多樣東西方樂器演奏,不同於時下年輕創作者沉迷於電子音樂,他用傳統「手感」創作出極富當代感的音場效果,與鄭宗龍的創作理念一拍即合。李帶菓的音樂處處充滿驚喜,大提琴低沉的旋律中,忽然胡琴嗚咽加入,一個轉調,琵琶樂音響起,彈奏琵琶的同時,還加入B-box口技,混搭東西方音樂風格,塑造宛若夢境的飄忽迷離。

不同於《來》、《一個藍色的地方》等舞作服裝的極簡風格,《捕夢》的服裝豐富且精彩,朋友笑稱這是鄭宗龍所有作品中,「衣服穿得最多」的一支舞作,且樣式充滿奇異的想像力,有綢緞金色斗篷,藤編的尖帽子,還有用羽毛蕾絲、綴滿長鬚如獸毛的布料製作的各式舞衣。材質、配件多變,透著荒誕奇異。時裝設計師范懷之,從時尚圈跨界劇場,大膽選用特殊布料,剪裁每位舞者不同夢境的奇幻裝扮。她笑稱,「我去買布時老闆非常開心,因為我買了平常沒什麼人會買的料子」。

2017年是鄭宗龍展現驚人活力的一年,新作《大明》五月在澳洲四城完成二十二場演出後,雪梨舞團即將帶著這支作品至巴黎等地展開世界巡演。口碑作《十三聲》七月兩場戶外公演,吸引數萬民眾塞爆兩廳院藝文廣場和台南體育場,網路直播線上收看衝破四萬人次。最新力作《捕夢》將於十月十三日至二十二日,在淡水雲門劇場連續演出八場,邀請人生有夢的觀眾朋友,一起造夢、捕夢,用行動,抓住生命中的美好。

訂閱電子報
訂閱 >
取消 >
˄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