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門官方網站

佛拉明哥的前衛才子卡勒凡 Israel Galván(I)

2017-07-12

【文 林耕╱迷火佛拉明哥舞坊團長】

人家說,卡勒凡是『佛拉明哥的前衛才子』。

前衛佛拉明哥?聽起來好像是矛盾修飾語。傳統藝術怎麼能用『前衛』來形容?前衛如果是走在時代的前面,打破一切規範,那還能稱作是佛拉明哥嗎?如果佛拉明哥還是傳統藝術的話。許多前衛藝術,強調的是一個觀念,作品本身反而可以是平凡到不行。杜象(Marcel Duchamp)的【噴泉】(不過就是一個工廠做的小便斗),凱吉(John Cage)的【4分33秒】(不過就是鋼琴蓋打開靜默4分多鐘),讓原本想去藝術館看雕塑,去音樂廳欣賞音樂的人,驚嚇、憤怒,覺得被羞辱;有幸的話,也許,可以退而思考藝術的本質。卡勒凡並沒有要驚嚇、羞辱來劇院看他演出的佛拉明哥愛好者,但這些愛好者的確當下會被嚇到,會憤怒。也許這是他被稱為『前衛』的原因。他本人並沒有要刻意打破什麼,他要的只是『自由』!

卡勒凡1973年出生,從小接受完整的佛拉明哥舞蹈教育。父親荷西卡勒凡(José Galván)是知名的佛拉明哥舞者與老師,在佛拉明哥發源地之一賽維雅開設舞蹈教室,培育出許多當紅的舞星。母親尤荷尼婭(Eugenia de los Reyes)是正港吉普賽人,一輩子表演佛拉明哥。卡勒凡的佛拉明哥背景可說是『根正苗紅』,從小就受邀到春會會場演出,生活在舞者與化妝間之中,四周環繞的是佛拉明哥經典的荷葉邊裙擺與大髮簪。但他也有過青少年叛逆時期,據說,他熱愛足球,經常與朋友踢足球踢到一半,被父母親拎著耳朵抓回家練功。他足球踢得不是一般的好,幾乎就要跟賽維雅職業足球隊『Betis』簽約了,最後被父親堅決反對擋下來。資深的佛拉明哥女舞者Matilde Corral,堅決擁護賽維雅學派(Escuela Sevillana,強調舞姿優雅與勁道,從音樂結構到服飾打扮一絲不苟)。當她得知卡勒凡的成長背景後,感慨的說:『難怪他那麼討厭佛拉明哥!』

他其實並不討厭佛拉明哥,他是在找自己的路。十八歲那一年,他加入剛成立的安達魯西亞佛拉明哥舞團(Ballet Flamenco de Andalucía)。在前輩舞蹈家馬力歐馬雅(Mario Maya)領導下,看到了未來的方向,終於下定決心要當個佛拉明哥舞者。馬力歐馬雅在七〇年代首創純佛拉明哥音樂歌舞劇,將原本互不相屬的各個佛拉明哥曲式,舉凡孤調(soleá)、噹歌調(tangos)、歡愉調(alegrías)、斷續調(seguiriyas)貫穿在首尾呼應的故事情節中,講述吉普賽人悲歡的歷史;歌手、吉他手與舞者同樣融入劇情中,成為角色之一,而不只是背後伴舞的樂師。這個手法,如今佛拉明哥舞蹈於劇院演出中已經司空見慣,可是當時卻是劃時代的創舉。在那之前的演出,就如同我們現在到觀光客一定會去的佛拉明哥酒吧(tablao)欣賞到的佛拉明哥一樣:舞者輪番上場,一首曲子接著一首曲子,各別展現舞功與個人魅力,樂師在旁邊或後面演奏演唱,或擊掌配合,製造效果,彼此之間有緊密的音樂結構鏈接,但並沒有故事可言。有的話,頂多就如某些作家在遊記中所想像的:一個吉普賽家族在小酒館演出,年長的舞者是奶奶,帶著年幼的孫女一同上台,後面的吉他手是爸爸,演出他們世代傳承的藝術,媽媽悲愴嘶啞的吟唱訴說世代的哀愁,兒子激動的跺地聲發洩受壓迫的憤怒……。事實上早已不是這樣子!佛拉明哥在十九世紀末就已經發展成為職業的表演藝術,歌曲的節奏模式開始定型,舞蹈逐漸加入許多需要專精反覆練習的技巧。希威里歐(Silverio Franconetti)1870年代開設第一家尊重專業演唱的歌唱咖啡屋cafe cantante,佛拉明哥歷史從此進入『黃金時代“la Edad de Oro”』。

 

佛拉明哥的前衛才子卡勒凡Israel Galván(II)

訂閱電子報
訂閱 >
取消 >
˄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