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門官方網站

《紙衣人》反諷有理! I want to break free唱出英國女王超現實的自由渴望

2017-09-11

【文/吳家恆】

台灣的觀眾對於馬凱托(Ennio Marchetto)這位演員/藝術家還很陌生,但是他以「紙衣人」(The Paper Cartoon)闖蕩江湖多年,在歐美甚受歡迎,youtube點閱率動輒數十萬,也獲得威尼斯金獅獎,英國勞倫斯‧奧利佛獎提名,顯然並非等閒。他已到過亞洲的日本、香港、新加坡、澳門演出,到台灣則還是第一次。

馬凱托看似無厘頭的搞笑模仿,很容易讓人輕忽了他的表演難度。第一個,他身上穿著是紙做的戲服。我們很容易想像幾米的插畫出現在書本、公車或其他靜態的展示,但如果把幾米變成演員的戲服,要克服的難題馬上就多了好幾倍。如何讓插畫能承受演員的動作?平面的藝術放在三度空間的動態中,需要做什麼調整?這些現實的限制會如何回過頭去影響插畫家的創作?

這都是馬凱托需要面對解決的問題,而且他還為自己設了一個高難度的挑戰:他要在舞台上、在觀眾面前快速轉換角色。這對戲服設計的一大難題,必須用巧思創意去克服。不僅如此,馬凱托的表演方式也要隨著角色改變而轉換。馬凱托能掌握到角色的特徵、表情,是他最為觀眾稱道的地方。這與馬凱托從小喜歡看卡通、後來又學美術有關。

馬凱托是威尼斯人,他念的美術學校是「威尼斯藝術學院」的預校。說到威尼斯藝術學院,也是歷史悠久,現在用的校址是成立於十六世紀的「不治絕症收容所」(Ospedale degl’Incurabili),專門照顧得了梅毒、鼠疫的病人。這處收容所與其他三個機構各有分工,有的收容無家可歸之人,有的照顧乞丐,有的收棄嬰孤兒。這四所收容機構合稱「大收容所」(Ospedali Grandi)。寫了《四季》的韋瓦第,就在其中Ospedale della Pietà任職。而馬凱托模仿波提且利的維納斯,選的就是韋瓦第的《四季》。

維納斯模仿到一半,音樂一變,義大利女歌手貝塔(Loredana Berté)的招牌歌曲《我不是女人》(Non sono una signora),馬凱托掀開半掩腰肢的紙金髮,露出真實性別。貝塔上過《花花公子》的封面,當然是如假包換的妖嬌美女,她這首1982年的歌在義大利、西班牙告捷,也說出了女性想要掙脫性別束縛,追求事業的想望。貝塔藉這首歌也樹立自己美麗強悍的形象,後來還跟瑞典的網球名將伯格有過一段婚姻。

另外像馬凱托模仿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,英國國歌硬生生被打斷,配上《皇后》合唱團的I want to break free。一則在名稱上就有呼應,二則《皇后》合唱團的這首歌唱出對自由的渴望,何嘗不是伊莉莎白二世的心聲?

伊莉莎白二世曾自嘲是個「雜貨店老闆」──店面開樓下,自己住樓上。就跟她的住家、辦公室都在白金漢宮一樣。只是她一朝為君王,終身為君王,沒有休假,沒有卸任,也沒有退休。雖然是一呼百諾,但無時不刻都非自由身。馬凱托選了《皇后》合唱團的這首歌,諷刺也同情了女王。

看馬凱托的演出,會有「目不暇給」之感,但細細尋思,背後的講究與設計十分細膩,這是馬凱托超過一般的綜藝娛樂節目,而能建立藝術地位的原因。

了解更多《紙衣人》

立即購票

訂閱電子報
訂閱 >
取消 >
˄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