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門官方網站

春鬥2011「遊戲場」 今晚城市舞台尬舞

2011-03-23

雲門舞集2 春鬥2011遊戲場 - 布拉瑞揚《出遊》攝影�劉振祥


雲門舞集2 春鬥2011遊戲場 - 鄭宗龍《牆》攝影�劉振祥


雲門舞集2 春鬥2011遊戲場 - 黃翊《機械提琴 - 交響樂計畫之一》攝影�劉振祥

雲門舞集2春鬥2011「遊戲場」,今晚起在台北城市舞台首演。四位型男編舞家魅力驚人,票房突破九成五,高票價已全數售罄,其他價位票券也所剩不多,要到「遊戲場」玩樂,把握最後進場機會。

春鬥首演夜,將頒發羅曼菲舞蹈獎助金。2011年羅曼菲舞蹈獎助金甄選,共44人提出申請,六人獲得獎助。包括首度應邀為春鬥編舞的旅德青年編舞家孫尚綺,獲得獎助之新作《我不語》,春鬥後將應邀在法國VIA國際藝術節發表;其他得獎者為:余彥芳、陳韻如、楊乃璇、孫佳瑩、黃郁慈。羅曼菲的大姐伊菲專程由新加坡返台代表頒獎。

羅曼菲逝世五周年前夕,曾受她提攜的編舞家布拉瑞揚、鄭宗龍、孫尚綺、黃翊,齊聚今年春鬥舞台,談起創作歷程,四人不約而同憶起「親愛的曼菲老師」,無限感懷。

布拉在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念書時,就受到羅曼菲發掘,成為第一位發表獨舞展的在校生。1999年雲門2創團,人在紐約的布拉接到羅曼菲電話,邀請他為雲門2的學弟妹編舞,布拉返台編了《出遊》。布拉感恩地說,因為曼菲老師的這通電話,他才認真思考,走上了編舞的路。

鄭宗龍也在羅曼菲鼓勵下,由舞者轉換跑道嘗試編舞。羅曼菲生病時,握著鄭宗龍的手說,要給他力量,鄭宗龍表示,曼菲老師雙手傳遞的力量,給了他勇氣,是讓他至今遇到挫折時不再退縮的最大動力。

曾為雲門2創團舞者的孫尚綺,想要追尋身體更多可能性,2001年決定離團,前往歐洲發展。擔任藝術總監的羅曼菲沒有阻止,放手讓他去歐洲考試。這幾年孫尚綺在羅曼菲舞蹈獎助金支持下,陸續在國外發表舞作《女媧》、《4.48/無標題》、《我不語》,受到歐洲舞壇矚目。

黃翊進入北藝大七年一貫制就讀時,曾受羅曼菲教導。黃翊表示,曼菲老師教學嚴厲,但很關愛學生,當年他在學校辦攝影展,老師自掏腰包買了一張攝影作品。羅曼菲鼓勵黃翊不要怕失敗,大膽去做。黃翊入圍台新藝術獎的舞作SPIN,及去年參加丹麥跨界連結編舞大賽奪得第二名的行程,都是在羅曼菲舞蹈獎助金支持下得以發生。

2011年春鬥由年輕世代編舞家全面接棒,演出布拉瑞揚《出遊》、鄭宗龍《牆》、孫尚綺《屬輩》、黃翊《機械提琴-交響樂計畫之一》。短短兩小時內,雲門2舞者數度變裝,穿梭營造風格迥異的四種舞台性格,舞者們笑稱,這不僅是對身體技術的嚴苛考驗,甚至在情緒轉換上,搞得幾乎快要人格分裂了,但絕對讓觀眾看了大呼過癮。

藝術總監林懷民表示,雲門2是和年輕編舞家一同成長,他很高興布拉等人,有的為世界知名舞團編舞,有的在國際編舞比賽得獎,有了很好的成績,他以他們為傲。

二度應邀為瑪莎.葛蘭姆舞團編舞的布拉瑞揚,紐約公演結束後立即返台投入春鬥。布拉以老大哥姿態評論:十一歲的《出遊》很復古,簡單有fu,像紅酒一樣,隨著時間散發出更香醇濃郁的韻味。鄭宗龍《牆》音樂和舞蹈的結構複雜,力道十足,「會殺死人!」孫尚綺的《屬輩》簡單卻深沉,舞者的身體詮釋,很棒,很純粹。林懷民眼中「可怕的孩子」黃翊,不知道腦袋究竟裝了什麼東西,才能創作出《機械提琴》這樣的作品。

布拉自認很復古的《出遊》,2000年首演。布拉說,十一年前的《出遊》是個年輕的小品,有人覺得這支舞談生死很沉重,但他一點都不覺得,反而有種心靈被解放的感覺,特別的安靜。十一年後重排的《出遊》,從素描變成油畫,筆觸更細膩。布拉說,舞者成熟了,跳起來更有味道,因為舞者的精彩賦予舞作更多靈魂。

鄭宗龍的《牆》,以麥可.葛登充滿重擊力道的音樂,發展出震撼力十足的舞蹈。二年後,鄭宗龍重新雕琢,節奏更緊湊、張力更強。他說,2011年的牆變透明了,他希望觀眾可以跟著舞者,走進牆裡感受緊張的氛圍,再攀上牆,看到外面開闊的風景。

孫尚綺為雲門2編創全新舞作《屬輩》,乍聽讓人誤以為是「鼠輩」。孫尚綺笑說,想成老鼠也不錯,因為,這支舞探討身體與意識、人性與獸性的拉扯,確實有一種壓抑的情緒和野獸的質地。他說,二團的實驗性很強,《屬輩》玩即興,解構音樂,舞者們大膽地和他一同開發身體的各種可能性,是一部以身體說故事的電影,每個段落都有不同的情節。

黃翊《機械提琴-交響樂計畫之一》,去年獲得台北數位藝術節第一屆數位藝術表演獎首獎,12月在台北紅樓劇場首度發表。正在金門服役的黃翊,春鬥公演前放假返台,修整舞作內容,強化舞蹈成分,發展出實驗性更強的新版《機械提琴》。

黃翊說,紅樓演出時,有許多預錄的音樂,春鬥版本根據作曲家孫仕安、流行音樂創作歌手張懸譜寫的音樂加以延伸,全部改為現場音樂,以雷射光感應舞者肢體演奏提琴。

訂閱電子報
訂閱 >
取消 >
˄
top